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富阳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08:06:3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富阳白癜风医院,四肢出现白色斑点是白癜风,烟台能否治愈白癜风,马公白癜风医院,星子白癜风医院,滨州白癜风好治愈吗,山东华海白癜风研究院

  这两天,一组电力抢修工在楼梯间、办公室门口等处休息睡觉的照片,感动了很多人。

  记者了解到,照片上的电力抢修工均来自国家电网重庆江北供电公司,这是他们在紧张的抢修工作结束后随地休息的状态。

忙完一夜的电力抢修工坐在地上休息,等待他们的又将是忙碌的一天。本报记者 苑铁力 摄
忙完一夜的电力抢修工坐在地上休息,等待他们的又将是忙碌的一天。本报记者 苑铁力 摄

  10分钟接7个维修电话

  “马上派检修队出任务!”昨天上午10时许,国家电网重庆江北供电公司配电运维二班的班长罗毅在办公室内安排着电力抢修工作。

  办公室聚集着20多个电力抢修人员。在酷热的夏季,每个人穿戴着统一的长袖长裤工作服,虽然穿着很热,但是纯棉的材质不容易被电流烧焦,是保护人身安全的一道屏障。

  抢修人员不停地接打电话、回应供电问题:配电运检室副主任冯彬在短短十分钟内接到7个维修电话;有的对照人员名单,分配外局前来支援抢修工作的工人外出任务;有的靠在办公室椅子上小憩休息,还有的人直接躺在地板上打盹……

  垃圾篓里,已经堆满外卖盒子和烟盒。

  夏季是电路问题高发季节。抢修工们表示,夏季比任何一个季节都要累:白天接到任务,在太阳下暴晒工作;晚上接到任务,熬通宵加班抢修是常有的事。

  “这就是电力抢修工的日常,”一名40多岁的工人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既然选择了,就要好好干。”

  抢修工人常常席地而睡

  江北供电公司配电运维二班的班长罗毅,今年38岁,已经在电力行业工作了十几年。有抢修任务时,罗毅统筹安排班组的工人去现场抢修。

  他的儿子今年刚2岁,两年前孩子刚出生时,很多人都问罗毅,是不是二胎?“电力维修这个工作特别忙,一直没空管家,”罗毅说,“一直到36岁,家里逼急了,才要了娃儿。”

  夏季最热的一段时间,在电力行业里叫“迎峰度夏”——开空调很集中而且持续时间长,电力负荷比平时要大得多,这时很容易出现问题。

  “前几天连晴高温,抢修任务非常多,几天里我不断地外出作业,三天加起来只睡了两个小时。”罗毅的桌上堆满了提神饮料的空罐。

  罗毅说,29日凌晨在观音桥抢修电路时,很多工人完成了一处的抢修任务,为了节约时间,就在附近的大厦“席地而睡”,等待下一个抢修任务。在“迎峰度夏”时期,这种事情很常见。

  “有时候一阵子没听到电话响,反而觉得不正常,还要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是不是没听到。”连续高强度的工作,罗毅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他说,对电力抢修工来说,在夏季和冬季用电高峰的几个月,熬夜是常事,有时候周末想睡懒觉,反而睡不着,因为生物钟已经形成。

  名校博士投身电力行业

  配电运检室的另一位副主任穆子龙,今年32岁,6年前从四川大学电气信息学院博士毕业后,就来到江北供电公司工作。

  穆子龙年纪轻轻就当上副主任,但是每次有抢修工作时,他和另一位副主任冯彬会全程跟进抢修进程,安排、统一调度抢修人员,和工人们一起熬夜。

  为了确保抢修工人的安全,外出抢修任务需要走安全流程,出勤和抢修结束也要点名。经常是点完名,所有工人都结束工作回家,穆子龙、冯彬和班长罗毅才回家休息。

  在接受采访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表示,抢修任务就是命令,“电通了,我们就安心了。”

  “我们工作时间很不固定,有时候你在休假,抢修任务来了,必须马上到岗。”穆子龙说,自己上学时,就知道电气行业非常辛苦,心里也有预期,“但没有后悔,并不是因为这个行业辛苦我就要后悔。”

  见习记者 杨辛玥 通讯员 熊超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微山治疗白癜风的医院